3月份以来,国内消费增长受到一定程度抑制,背后有新冠肺炎疫情袭扰的因素,有消费者预期减弱的因素,但不能忽视的是,一些地方以疫情防控之名,增设与防疫无关的障碍壁垒

3月份以来,国内消费增长受到一定程度抑制,背后有新冠肺炎疫情袭扰的因素,有消费者预期减弱的因素,但不能忽视的是,一些地方以疫情防控之名,增设与防疫无关的障碍壁垒
3月份以来,国内消费增长受到一定程度抑制,背后有新冠肺炎疫情袭扰的因素,有消费者预期减弱的因素,但不能忽视的是,一些地方以疫情防控之名,增设与防疫无关的障碍壁垒,放大了疫情对市场的冲击,加重了中小企业、个体工商户和服务业领域的经营困难。  消费是畅通国内大循环的关键环节和重要引擎,在我国经济增长中发挥着“定海神针”作用。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消费的基础性作用只能加强不能削弱。在近日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中,特别强调要持续深化改革,有序破除一些重点服务消费领域的体制机制障碍和隐性壁垒。  应该看到,经过持续深化改革,近些年一些影响消费活力释放的制度性壁垒已经被打破,但一些体制机制障碍和隐性壁垒仍然存在。例如,一些地方出于地方利益考虑出台制度和规则,或者国家层面的制度和规则在一些地方得不到完整贯彻实施;一些地方不同区域基础设施不能互联互通,公路交通层层设卡、乱收费乱罚款现象突出;还有一些地方以强化监管为名,滥用监管权,损害市场主体合法利益;等等。  这些障碍壁垒,客观上影响了市场流通效率,减弱了市场预期,降低了消费意愿,影响了消费能力,不利于发挥消费对拉动经济的基础性作用。实践证明,无论是从短期应对疫情影响,还是从中长期释放消费潜力和市场活力看,都必须系统性推进各项改革,打通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全链条和 各环节,坚决破除制度、规则和地方保护等影响和限制消费的障碍壁垒。  为此,要进一步打破行业垄断和地方保护,加快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破除各种封闭小市场、自我小循环,消除所有制歧视、规模歧视、地域歧视和地方保护主义;进一步深化改革,有序取消一些行政性限制消费购买的规定,努力为消费升级提供政策支撑,特别是对于汽车等大宗消费,要更多通过法律、经济和科技手段调节需求,因地制宜逐步取消汽车限购,推动汽车等消费品由购买管理向使用管理转变;加强对市场公平公正的监管,坚持对各类市场主体一视同仁、平等对待,维护统一的公平竞争制度,强化统一市场监管执法,全面提升市场监管能力。  深挖消费潜力、拓展内需空间,是一项系统性工程。只有拿出刀刃向内的改革勇气,围绕深化改革做文章,加快破除消费障碍壁垒,打破地方保护和市场分割,打通制约经济循环的关键堵点,促进商品要素资源在更大范围内畅通流动,才能有效促进供给体系、需求结构、流通网络和发展环境提质升级,更好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进一步巩固并发挥消费对经济发展的基础性作用。 (本文来源:经济日报 作者:林火灿)责编:海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