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名高中生,本轮疫情发生以来,我跟同学们天天在家里上网课

我是一名高中生,本轮疫情发生以来,我跟同学们天天在家里上网课
我是一名高中生,本轮疫情发生以来,我跟同学们天天在家里上网课。很多同学都说跟父母相处的时间更多了,但是我家的情况比较特殊,这两个多月里,我和父母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

    早在2月24日,身为党员的父亲就前往隔离点做志愿者了,一直没回家。母亲是一名基层网格员,又担任了组长的角色,面对疫情期间人手紧缺的情况,她总是说“绝对不能掉链子”。早在小区实行静态管理的前一晚,母亲就匆匆忙忙地赶去了办公室,将几张凳子拼起来当床凑合着睡觉。到我们班级第一次线上家长会召开时,她已经在办公室住了两天。

    母亲工作日期间要在单位待命,一到周末便又去做志愿者,她说“撕核酸检测棉棒撕得手都疼了”,我很心疼她。父亲更辛苦,他天天穿着防护服,时常闷热到流很多汗,口罩更是在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迹。有一天,我得知他因工作所需去过的某个隔离点出现三名工作人员确诊的情况,替他担心了好久。

    我家四代同堂,除了父母和我,家中还有近70岁的爷爷奶奶以及年过九旬的曾祖父母,长辈们都需要有人来照顾。因此,父母不在的日子里,即将成年的我必须扛起这份责任担当,尽最大的努力守护好小家。

    参加小区第一次全员核酸检测的经历让我深感守护家人重任在肩。由于第一次在小区里做核酸,奶奶原本想她跟我还有爷爷三个人早点先去做好后,再推着轮椅带曾祖父母去,但当时人太多,我们跟奶奶走散了,奶奶又没有核酸码,我和爷爷光是找她就费了很长时间。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次再做核酸的时候我就心里有数了,等人少的时候,我才带着爷爷奶奶,推着曾祖父母一起去做,顺利做完后,我立刻在家庭群里向父母汇报,让他们放心。

    算了一下日子,到今天,父亲已经有三个多月没回家了,而距离母亲上一次安心地睡在床上也已近三个月。从树木发芽到绿树成荫,从穿加绒厚衣服到穿短袖,我的父母一直奋战在抗疫的第一线。他们就着临时的“床”睡觉,吃着一份又一份盒饭,每天忙着搬运物资、核酸检测、抗原检测、看望独居老人……

    疫情是一堂深刻的体验课,静态管理期间,我学会了坚强,也不断在成长,更可贵的是,我渐渐地懂得了付出,明白了责任和担当。经历过疫情,我一定可以自信满满地告诉父母:“放心吧,家里有我!你们守护大家,我保护小家。”

附件: